首页 > 战史风雨 > 古代战役 > 帕提战役:法国重骑兵的再一次辉煌

帕提战役:法国重骑兵的再一次辉煌

发布时间:2017-07-20   来源:趣史馆    阅读: 3.06W 次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1429年5月,随着贞德进入奥尔良城并随之突破了英军对奥尔良的包围,英法百年战争开始出现最后一次重大转折,法国似乎从此以后终于离亡国危机远去了,而英国人,在失去了趁奥尔良守军补给接近枯竭从而一举夺取奥尔良的良机后,开始饱受兵力不足和战线太长,而看到“奇迹”发生的法国人无疑士气上大受振奋,原本被英国人打得信心不足、龟缩防守的他们开始乘胜追击、穷追猛打。

公认1346年的克雷西会战终结了骑士主宰中世纪欧洲战场的神话,从而开始导致骑士制度和精神的衰落。此后1356年的普瓦捷会战(Poitiers)和1415年的阿金库尔战役,法国骑士军再次惨败在骑兵比例并不高的英军手上,并且损失了大量的精英贵族和骑士,进一步导致了整个阶层的衰落。但是,到了更接近中世纪末尾的1429年,随着骑士装备的进一步改善和战术的改进,更重要的是敌人的疲惫,使得法国骑士终于在贞德的进军中成功复仇,取得了一次辉煌胜利。

在百年战争进行到后期,双方都为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付出了巨大的代价。尽管一度是如此接近这个目标,英国国王试图取得法国王位的做法是几乎不可能成功的冒险,因为对于相对来说农业不是那么发达和富裕的英国,更难以支持长期战争。亨利五世入侵法国时就已经被迫典当了自己王冠上的珠宝,方能支持军费,可是他依然付不起更加昂贵的骑士和重步兵的军费,无法保持这些部队在英军中原有的数量和比例,不得不将法宝全压在了更加便宜的“王牌”——弓箭手身上。而这就意味着在他们前面充当“肉墙”的下马骑士和重步兵的实力削弱,不能起到以往的保护作用。这不能不说是个危险的信号,尽管在阿金库尔战役中,长弓手在肉搏战中的出色发挥依然让英国人赢得了大胜。 在奥尔良围攻战中,法军守军的实际兵力还要高于英军(大约5000英军对6500法军,还不算参加守城的平民们),可屡败于英国人的法军信心不足,始终不敢主动出击,直到补给将尽陷入绝望。可贞德的数千援军到达后,立即采取强行突围手段,英国人松散的围城防线就在6天内崩溃了。

帕提战役:法国重骑兵的再一次辉煌

1429年5月7日奥尔良解围后,奥尔良周边、卢瓦尔河一带许多据点仍在英国人手里,法军遂在贞德的敦促下继续对这些据点发动强攻。显然,由于法军兵力火炮均占优势,加上士气高涨,进展比较顺利。于6月10-12日攻克了Jargeau,6月14日攻克了Meung,6月15-16日攻克了Beaugency。这些强攻战中,英军每战均损失几百人,但基本非死既俘,是不可恢复的损失,这使得英国人形势更加不利。

18日晨,英军主力(5000人,一说3000人)在大炮掩护下试图夺回Meung,但以失败告终,与此同时Beaugency也告失陷的消息也传到了英军军营。英军统帅什鲁斯伯里伯爵塔尔博特(Talbot)和约翰-法斯托夫(John Fastolf)均认为胜利已无希望,决定向巴黎方向的Janville撤退。

很快,英国人撤退的消息就传到了法军军营,而各将领为接下来该怎么做发生了一番激烈的争论。结果,据说贞德打断了这个争论,拍板决定使用马刺加快行军速度,全力追击英军。于是,法军迅速兵分三部,由La Hire和Poton de Xantrailles两位百年战争后期的宿将率1500骑作为先锋,迅速追赶,中军由阿朗松公爵和奥尔良公爵的私生子、奥尔良守将杜诺瓦伯爵统帅;贞德自己则和法兰西总管亚瑟-德-里奇蒙(Arthur de Richemont)殿后。法军总兵力:8000人。

显然,几经苦战疲惫不堪的英国人无法迅速完成撤往Janville的任务,不得不在离Meung以北18英里的Patay停下来休息。塔尔博特将部下部署在了Patay城西南的利尼亚罗莱斯(Lignarolles)附近的罗马人修建的大道的一处交叉路口,以一些低矮的灌木丛作为掩护。显然,这样的地方作为防御阵地还是问题多多,首先,塔尔博特的阵地侧翼还是比较开阔,而又无力防止法军的包抄,而且他不知道为何,并为让部队立即进入战备状态,这无疑让英军付出了血的代价。

帕提战役:法国重骑兵的再一次辉煌 第2张

18日中午,追赶的法军骑兵到达了圣西格蒙德(St-Sigmund),离Patay 6公里远,但仍未发现英军。下午1点,La Hire和Xantrailles遂派出了一队侦察兵步行寻找英军踪迹。当法军哨兵渐渐接近英军营地时,据说一头牡鹿突然发飚,钻进了英军阵地到处乱窜,引发英军一阵惊呼声,由此,法国侦察兵发现了英军主力的位置,并迅速赶回去回报,英国人也发现了法国人,但追赶不及。如梦初醒的塔尔博特这才赶紧下令500多弓箭手开始设置著名的拒马木桩,可是,已经为时太晚了。

下午2点钟,神速的法国骑兵出现在了英国人面前,La Hire和Xantrailles毫不犹豫,迅速抓住战机主动出击。很快,法军就包抄到了英军阵地的侧翼并切入英军阵中。英军中大部分都是弓箭手,根本无法与重骑兵短兵相接,很快就像割麦子一样被纷纷砍倒,而侥幸活下的人拼命争夺马匹试图逃离战场。而英军后军的法斯托夫目睹了这一切,知道大势已去,并不交手就迅速向内地撤去。而中军的英军主力的抵抗,在法国人一拨拨不断到来下,很快崩溃了。不到一个小时Patay战役结束了。

这场战役的损失是,英军至少有2500人被杀或被俘,而两个指挥官塔尔博特和斯凯尔斯(Scales)均被俘虏。塔尔博特很快又被释放,参加了后期许多著名战役。法军自称只死了5名骑士,对此感到怀疑的现代历史学家估计法军的损失为100人左右。无论哪个数据更准确,法军都几乎以零损失摧毁了英军主力。骑士的突击在中世纪的黄昏重新展现了恐怖的威力。

帕提战役:法国重骑兵的再一次辉煌 第3张

加上在奥尔良和卢瓦尔河谷的损失,英军应该已经在短时间内损失了近万人。所以Patay战役后,贞德和法军取得了惊人的进展。6月29日,贞德开始为了给王太子查理加冕(查理七世)向兰斯进军。7月3日,欧塞尔投降,4天后法军夺取了特罗耶斯(Troyes),7月16日,兰斯向贞德军队打开了大门,第二天查理即加冕为法国国王。9月8日,贞德直抵巴黎城下,经过一天血腥的攻城战,未能得手,第二天,她接到了查理王的撤退命令。至此,在短短四个月内贞德从法国的南大门奥尔良将战火引向了法国北部,夺回了大批陷落的领土,进展之神速,令后世军事家震惊!

第二年,她在救援贡比涅的小规模遭遇战中意外被勃艮第人俘虏,战局随之稳定了。但查理却对此置之不理。对于他来说,贞德的利用价值已经完全达到了,她的军事突破已经为查理赢得了足够的政治筹码。果然,很快相信英国人已经大势已去的勃艮第公爵等前封臣,又投回了法国一边。到1450年,英国国王只剩下了自己的封地诺曼底和阿基坦,以及一个加来城。

从Patay战役开始,法国重骑兵的辉煌似乎开始重现了,随着板甲的普遍运用,他们的装备比以前更强,战术更加灵活。而查理七世随之又开始组建常备军,以Gendarmes部队取代不那么可靠的封建骑士成为重骑兵部队的主力。因此,Patay一战可以说是法国骑士回光返照的最后辉煌。在1450年决定性的佛米尼(Formigny)会战中,法军的骑兵突击再次决定了战斗的结果。不过,他们很快就遇到了更强的对手,瑞士的长枪方阵和西班牙的大方阵(Tercios)。长枪与火枪(Musket & Pike)的时代开始了。

广告

id_5广告位-870*204
将星传奇
古代战役
战史秘闻
抗日战争
军事新闻
id_1广告位-300*254
id_2广告位-300*254
id_3广告位-300*254